成比例

我见诸君

他不再回我的微信了。

也是迟早的事,只觉得沮丧,倒也毫不意外,反而觉得轻松:也好,不再耽误他了,他也会轻松吧?我一条条翻看和他的聊天记录,越看越难受。原本想着缅怀一下这段……交往经历,但看到的东西并没因为情感和回忆就熠熠生辉,我还是那么讨人厌,没止境地抱怨、咒骂,对一切的恶意从我的每个字里向外溢出来,我被淹没在这种粗浅的恶意里,几乎要窒息了。他怎么能受得了我呢?明明我都受不了嘛。

我有自觉的,我就是在消费他的善良和温柔,这个速度进来是快了些,明明之前还是偶尔能给他些正面反馈的,最近是一点都给不出去了。他大概也累了吧?也正常——和他的交流只剩下线上了,见着面的时候我还有光鲜的笑容和持续的俏皮话来叫他乐一乐、从中获得些我这人也许还有救的安慰,但仅仅文字的话,我没救的现实就过分赤裸了,他离开是对的,对他好,我也高兴。

至少,疏远得还算体面。慢慢地,他回我信息的时间间隔越来越长,也很难找到能与他聊很久的话题了。给他写的信一封都没寄出去,爱意胎死腹中,我不配吧?他那时候大概不会这么想,但我又凭什么耽误他的时间?只有一些烂人该我去爱——反正那种人不会有什么感情,互相耽误呗,没什么歉意的。

我不高兴。我近来心情很坏。我快要垮了——我想要个朋友,但周围似乎并没什么值得结交的人。我喜欢的瞧不上我,我又懒得巴结,我不喜欢的也瞧不上我,在傻逼里争一个傻逼之王并不是什么光荣,但耐不住就是有人为之得意洋洋。这学校要把我杀死了。我想向些什么人求救,可没人会抓住我的手。那我怎么办?最近事做得不漂亮,连些廉价的喜爱都得不到了。只有学习能让我快乐——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什么空话。我把脸贴在悲惨世界上哭得一塌糊涂,虽然我更期待这是个柔软或者结实的胸膛。

我进来心情坏透了。人不快时一切都和她作对。所以要做个好人,要么就做个贱人。我不是好人,做贱人却又不够通透洒脱。我心里还有爱,但那爱渐渐没有投影的对象了,它也许会缓缓枯竭,那倒好,要么它要一些不会死的东西倒影在它表面,戏剧、舞台、死人,是不会走的,我想要它们随时都在,我不用追、不用赶,可它们太高了,我的爱也只能得到一个浅薄的倒影而已。

好累。

我好想要个朋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