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比例

我见诸君

醒了

困是文字的催化剂。

我写东西的黄金时间:凌晨1~3点,起床后迷迷瞪瞪的两个小时,中间夹着无论如何睁不开眼的三四小时的睡眠时间。也常常写着写着就趴下睡了,醒过来口水流进键盘里,要么一起来脸上全是字印子,冰凉的口水连着晕开的字迹和嘴角,跟着重力下沉,但总在嘴边挂着一线,无论如何要滴些在衣服前襟上。电脑能活到现在真是个奇迹。

人家写东西讲究个微醺,我他娘的是微困:困倦缭绕在浑身每个细胞里,眼皮子打架,手上不停,脑子思考着,模糊但兴奋,困到极致的时候梦在稿纸上打转,倒偶然能产出些喵言喵语。

的确是丝毫不利于健康的写作,假如这叫写作,习惯。产出争抢着我的正常生活。前个晚上写了,第二天就心满意足地在高数课上沉沉睡去,对正常积极的大学生活的渴望嚎叫撕扯,无奈势单力薄,拽不动我死猪一般沉重的睡躯。下课铃响,赶紧抖擞精神收拾自己到下一个教室把课本纸笔摆出来刷卡签到接着睡——睡归睡,签到是必须要签的。装模作样也得有点样子。狗屁生活哲学。

评论

热度(1)